R&S

How to turn noise into symphony- Chapter 18

在投票落後的狀況下,還連虐了大家兩章~~

這一章的根總不哭哭啼啼了!!


我只能用這個更新給大家當作投票之中的調劑...請大家不要停止投票啊T_T

海外黨必須先下班了...麻煩大家了!!!!



在John的帶領下,

Root第一次搭上了前往Afghanistan的飛機…

這是第一次,她經歷著Shaw的旅程…

 

不像一般民航機上有親切的空服人員,詢問你餐點酒水,

沒有頭等艙舒適的空間,

在這架飛機上,

每個空服員都是穿著軍服,

只會檢查你是否符合安全規定,另外就是按照著軍階跟每位乘客致敬

 

原來,這就是每次她送了Shaw到機場之後,Shaw的旅程….

 

 

旅途中,一向寡言的John為了緩解Root第一次搭乘軍用機的緊張…

主動地,跟Root講了幾個Shaw小時候的故事…

 

有一年,有隻不知道那裡跑來部隊的小黑狗,

脖子上一圈的皮毛都不見了,幾乎只能看見肉…

不知道是跟其他動物打鬥了,還是被虐待了

部隊裡都是大男人居多,大家也都不懂怎麼跟這孩子相處…

Shaw沒有同齡的朋友,更別說照顧人...

但有了小黑之後,對,因為牠是黑狗,Shaw就直接叫牠小黑了..

那是John第一次看到這孩子笑得這麼開心…

 

同時,Shaw也是個很倔的小孩,

有一回,不知道為什麼,Shaw打斷了其他三個孩子的鼻樑,

John非常生氣,他教她格鬥,不是要讓她這樣使用的

但Shaw不願意跟任何一個人道歉,也一個字都不解釋,

小小個子的Shaw,緊咬著牙關,深黑色的雙眸充滿了不妥協的倔強,

只有緊緊握住她的拳頭,胸膛短促的起伏,不斷試著控制情緒的深呼吸著..

 

被John禁食了三天後,John才知道那三個孩子跑去欺負小黑…

然後小黑就不見了…

在John去把Shaw放出來,想跟她道歉的時候,

Shaw只說了句她餓了…然後她就跟沒事了一樣

"呵呵~這就是Shaw…她是這樣表達她的原諒”John是這樣跟Root解釋的…

 

其實在重新回到戰場前,

Shaw曾被部隊送去醫學院就讀,一方面也是Shaw自己要求的

John同時也非常自豪,Shaw不只是體能格鬥戰技優秀,

在醫學院的表現,也是每學期拿獎學金的

只是最後還是被院方以”不適任”的原因踢出了培訓program…

因為Shaw在”不適當的場合,用不適當的方式做出了不適當的表達”

 

"回到部隊後,Shaw甚麼也沒說,但我知道那孩子心裡有多麼的不甘心…如果她能夠眼眶含著眼淚說I am so sorry for your loss...事情就不同了吧” 即使事隔多年,John的口氣裡,還是替Shaw感到不平…

 

"但那樣,就不是她了,不是嗎?”Root微笑地看著John,語氣中只有一份理解…

"是啊..那就不是Shaw了”在Root的提醒之下,John似乎覺得,心中釋懷了許多,也替Shaw感到高興…眼前的Root…是真的懂Shaw這孩子的…

 

一路上,在John的故事中,Root覺得自己離Shaw更接近了,

那些她不曾參與過的過去,那些Shaw不會告訴她的過去

那個小版Sameen倔強的樣子,氣嘟嘟的,一定很可愛...

還有她曾受過的委屈…總是一個人倔強的承受著…

想著想著…Root真的好想回到過去,回到那個小版Sameen的身邊,

哄哄她,抱著她,輕輕地跟她說,一切都沒事了….

 

 

就這樣,隨著窗外的景色由藍天緩緩轉為黃沙…

John跟Root踏上了美軍在Afghanistan駐紮的營地

 

飛機一停妥,通令兵變急忙跑來…

"Reese 少校,Fusco隊長請您趕快去他的營帳,有非常要緊的事情要與您討論”

"好的,我知道了,我先把Dr. Root帶去Captain Shaw的營帳,我就會過去了”

"報告Reese 少校,事實上這件事情就是關於Captain Shaw的…需要您優先處理”

 


 作戰指揮中心-

"Wonder boy!!你可回來啦!! 你家的黑面煞神這下玩笑開大了….”Fusco一看到John就等不及要告訴他事情的嚴重性了~~

"發生了甚麼事情…”John低沉的聲音中,透露出了幾分緊張的情緒

 

原來John離開之後,Shaw去了阿富汗北方跟北約聯軍一起執行維和任務…誰知道,那個村莊是個套,雖然Shaw發現的早,讓大部分的弟兄都撤退了…

但有幾個小女孩還被Dominick那個小王八蛋的人抓住…

Shaw又英雄情結作祟,自己一個人堅持去把那些小女孩救出來…

 

"結果那幾個小女孩被Dominick當成信使送了過來…因為他們現在手上有了Shaw..要我們三天內撤出他們的村莊…不然我們連Shaw的屍體都找不到…."

"對方給我們一小時…等我們的答覆…”Fusco一口氣解釋完整件事情的經過…..

 

 

 

阿富汗北方…..

在一間陰暗的小屋中,Shaw正被綑綁在屋子的正中央,

繩子將她牢牢地綑綁在椅子上,

在她的手臂上可以清楚看出因為用力綑綁產生的血痕…


從外面微弱的光線的變化…Shaw知道…大約三天過去了…

覺得身體有些熱…有可能是身上傷口的發炎反應…

又或者是開始感染的徵象了…

試著移動一下身體…脹痛的感覺…肋骨似乎斷了幾根…

 

只能說John把Shaw訓練得太好了,

即便這三天,扣除Dominick用來把她潑醒的水以外,自己甚麼都沒吃…

Shaw還是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所處的狀況…

 

 

突然, Shaw看見了Root,

像往常一樣,笑得邪氣邪氣地(又或者是癡漢笑?)走到她面前

 

"Hey…Root…我不是故意那樣做的...我不知道怎麼處理你們一般人的這種破事…我只知道你神經病又這麼難纏的個性,就算我瞎了,你可能還是不會願意離開我…,更別說要是我掛了…所以只能直接甩了你…呵呵…我平常都讓著你…這次就不能讓你這麼任性了…”

 

"你們這些一般人…真的很麻煩又複雜的…太難理解了…真的好麻煩啊…”


"還有...你真的很煩..."

 

"Root, 你知道嗎? 我一直都不怕死…反正我也沒有甚麼牽掛,你知道的,我不懂那種東西…但是,遇見你..我頭一次有這種我想活久一點的念頭…我想為了你活久一點…不過…oh well…可惜,我要爆頭了..”

 

不知道是因為脫水產生了幻覺,還是那該死的腫瘤真的壓迫到了Shaw的視神經…..對著這個眼前的Root...Shaw頭一次變得這麼多話...

 

 

又是一盆水,中斷了Shaw跟Root的對話…

 

"沒想到, 你Captain Sameen Shaw也會落在我手上啊…你也有今天? ” Dominick 又粗又黑的手,一把扳起Shaw不屑的臉,就是要這個從被抓到開始就沒開過一次口的Shaw聽清楚他說的話

 

"哼…你是要殺了我 還是要說話說死我?” “ 呸” 

Shaw冷笑了一聲,接著一口水,就不偏不倚地吐在Dominick的臉上…

 

"你她媽的!” Dominick正一拳要落下去的時候 …

"老大!美國人那邊來電了!!!”

"快給我他媽的接過來!!”

 

"唷~那不是John Reese嗎? 你也算趕上見Shaw最後一面了啊…”

"廢話少說…快把Shaw放回來”John低沉的聲音充滿了威脅...

"你說呢? 你們爺兒倆這幾年也端掉我不少人…今天我終於可以拿一個來抵帳…你說呢?”Dominick 終於逮到這個機會...怎麼可能不算一下舊帳呢?

 

"Reese…不用跟他在那邊囉嗦…I don't care…”在螢幕角落中,一直低著頭的Shaw終於抬起頭,要Reese他們不用管她

 

在John要開口時, 從到達美軍營地後就沒開過口的Root..突然…

 

"你她媽的Sameen Shaw…你最好給我死回來,不要再那邊演甚麼我不怕死的英雄電影,你給我聽清楚了, I just couldn't bear if anyone hurt you..... I mean, besides me. 所以,你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你給我死回來,讓我把你腦袋裡的破玩意兒給挖掉!!聽到了嗎?!”

 

 

呵呵…聽見這突如其來的潑辣聲音…

Shaw微微地瞇了一下眼睛…接著嘴角有點得意的揚了一下,

以為自己又是幻覺…但這麼潑辣的口氣…

確實是那瘋女人沒錯…她終究還是殺來了………


评论(2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