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

Generation Beziehungsunfähig (愛無能-4)

此刻, 

Sameen Shaw 正生無可戀地站在櫃台前幫客人們

準備咖啡,點心,跟結帳


"無聊死了!!!" Shaw 心想...誰叫Harold剛好要回診看醫生,而工讀生又還沒來!!!!


Shaw一邊使勁地猛戳著結帳機...


排在後面的幾個常客紛紛決定,別排了...

過兩天再來好了


"Next in line" 外加一副Shaw式"愛買不買隨便你"的表情


------------------------------------------------------------

另一頭,提早翹班的Root走進了Sunnyside

今天好熱,

買個六吋的Cheesecake回家吃個痛快好了


反正自己手長腳長的,有一點小肚子應該也是很討人喜歡的


"奇怪,今天怎麼覺得店裡氣氛不太一樣?"Root 心想



"Next in line"


Well, 前面的客人紛紛都離開了,你們既然要讓我,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Root邁開大步,筆直地往櫃檯走去


"Hello, how are you?" Root甜笑地問著


沒有美國店家慣有的不帶感情但熱情的回應...

只有 "What do you want?" 外加Shaw式面無表情臉

過於熱切的問候.....Shaw心想....


"I would like to have the plain cheesecake......thank you!!" 雖然這個新來的冷淡服務生跟平常的Sunnyside不太搭,但剛剛這個服務生抬起頭看自己的那一刻,Root沒來由地直視停格地望著對方兩秒...


"hmm"  Shaw頭也不回地開啟了冷藏櫃迅速地包裝 "anything on the top?"


走神的Root一時沒回應過來..."What?"


"I said, anything on the top?" Shaw瞪大了雙眼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著..


"Oh nooo, it's okay"


"16.45" Shaw一手遞出了裝著蛋糕的紙袋,一手就是一副"你還不把錢交出來"的模樣


"Should I tip?" Root不知道自己為何沒頭沒腦地蹦出了這一句


"It's up to you" Shaw挑起眉,一邊準備"招呼"下一位客人


"Okay then" Root不自覺地歪起了一邊嘴角笑著,抽出了一張五元的紙鈔放入了櫃檯放小費的玻璃瓶....


此時,換Shaw愣住了.... 

皺起眉不解地望著眼前這個有著過度熱切問候的棕髮女客人


你買ㄧ個15元的蛋糕,你tip了快33%?

你有事嗎?

而且你沒看到我完全沒有服務態度可言嗎?


Shaw的腦袋飛快地閃過了這些獨白,

然後翻起了一個白眼--whatever



"Next in line~~"


TBC

======================================


寫得很短,

不過還是終於把兩個人寫到第一次見面了~~





Generation Beziehungsunfähig (愛無能-3)

 "How's your weekend?" 


星期一 一早,當Root一如往常地走進辦公室

迎面而來的正是她春風滿面的好友,合夥人,兼公司掛名負責人

Zoe Morgan...


"Not bad" Root微笑著回答,別人就算了...全世界她最不敢不搭理的人應該就是Zoe了...


"Not bad means not good enough, so you did nothing for the whole weekend again?" Zoe 繼續追問著


"我就覺得累呀,睡個飽,打掃房子,看看書,聽聽音樂,也是很充實的呀!" Root試著替自己反駁...因為她上周拒絕了跟Zoe搭遊艇出海的活動...拜託...誰想當她跟John的電燈泡呀?


"手機交出來!" Zoe帶著不容拒絕的口吻,伸出了右手


Root掏了掏包包...也只能乖乖把手機解鎖放上...


Zoe 很利索便跳入了她幫Root下載的,紐約最紅的三個dating apps,快速地瀏覽著


確實上周末有個還聊得來的吉他手約她出去吃Brunch...

眼睛是深邃的藍色,輪廓很深,很勾人

剛開始,Root確實是打算赴約的...

但又對這種反覆的活動覺得心累...


Root是有乖乖聽話,天天滑dating app的

就像滑過網路新聞一樣

覺得累,但又抱著一絲也許我會遇到有感覺的人?

偶爾覺得看得順眼的,就會match聊個幾句



"你多久沒做了你?" Zoe一邊瀏覽著頁面上的男性女性,一邊問著



"What?" Root有些傻眼的反問著



"You know what I am talking about" Zoe擺出一副,你少在那邊裝不懂



一開始,還是會約出去幾個

但久了,就心乏了



跟男人做的時候,

好在女人只要配合演出就好

但Root又覺得自己在這反覆活塞衝刺之中

身體跟心是抽離的



跟女人做的時候,

她是喜歡乳-房的,握在手中的充實滿足感

還有像絲一般滑順的感覺

但是...沒有感覺的人...她連碰都會覺得反胃...

有時候,Root很慶幸自己不是男人...

不然鐵定勃-起不來....



別誤會,Root還是有正常的生理需求的...

但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

找個十幾分鐘的愛情動作片看一下

自己解決快又容易許多...

只是有時候還是會懷念真實的溫度跟觸感

還有周末早上有人一起賴床的感覺



"明明有這麼多不錯的人選,你到底有沒有行動呀?你知道Carter最近也在app上找到約會的對象了嗎??" Zoe自顧自地說著



是呀, 很多對象, Root心想著。

但如果多數人都在找著另一半,是不是也代表著人們也不斷地失去另一半?

這麼積極的尋找,卻又不斷地失去

這麼多的選擇,反而讓找到那個人變得更不容易了?

我那麼想要愛,但又無法去愛。



"那不然我先養個狗吧?我喜歡狗想遛狗~"Root突然打趣地回著



"你傻了呀?養狗養貓把屎把尿,你沒看到冬天多少狗主人生無可戀的模樣,牽著自家的狗在大雪天外方便嗎....而且...如果你哪天不幸老到不能動了...你的狗會照顧你嗎??那天你飢寒交迫...不是你吃它....就是它吃你...."Zoe一如既往地將人拉回現實感,面對真相...


"真要養,你再過幾年還是沒對象的話,去領養個小孩吧!!" Zoe覺得這個主意才是真的可靠的多...



話說John是Root在dating app上先認識的...

兩個人約出去過幾次

John很喜歡Root知性溫柔的模樣

而John寬厚的肩膀,低沉的嗓音,給了Root可以依靠的感覺

但他那憂鬱深邃的雙眼,彷彿有著太多故事

Root終究沒有往下一步走,只把對方當成可以信賴的大哥哥

誰知道,John最後跟Zoe遇上了...



當Zoe介紹男友給Root認識的時候

John臉上真是尷尬

反倒Root 跟Zoe兩個女孩笑到眼淚都流下來了

事後,Root 跟Zoe還是常常拿John尋開心,而且百玩不膩

但這就是真正的朋友,不會有芥蒂

而John也一直擔任著護花使者,

幫忙照顧著這個總是形單影隻的妹妹




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呢?

從德州小鎮搬來紐約生存,確實是不容易

加上跟Hanna的分手

Root把所有的心力都耗費在生存跟愛自己上了



終於能好好生活的時候

卻演變到現在,再也沒力氣愛上誰了嗎?




#坑底冷~

#雖然已春暖花開

#還是需要一點支持的~~~~~~



Generation Beziehungsunfähig (愛無能-2)

住在Manhattan最大的好處是,

永遠有天價的餐廳跟天價的美食


但Root很少看價錢,關心帳戶剩下多少錢

反正每隔一陣子,就會有錢進去。


雖然因為工作關係, Root吃遍了這些米其林三星,

頂級牛排,法式餐廳,等等等等

Root最鍾情的,也是唯一鍾情的

是一間在東村的 Sunnyside Bakery and Cafe


Sunnyside是一間很小的Bakery

隱藏在neighborhood之中

紅色的遮雨棚,紅磚砌成的牆

跟旁邊的住家融為一體

整個門面大概是1.5台單車橫停

是一間很容易走快兩步就錯過的小店


Sunnyside不是一個在Yelp上千條reviews的名店,

但確實是一間只有當地居民知道的隱藏版的樸實名店

長型的店面,擺放著幾張小到不能再小的小桌


L型的冷藏櫥窗,

一面是6-8吋的蛋糕,

不是那種死甜的典型美式蛋糕

就只是很樸實的Cheesecake, 水果塔,提拉米蘇等等

另外一面則是陳列著切片的蛋糕,烤好的小餅乾


店老闆是一個叫做Harold的老紳士,

總是櫃台親切地招呼著每位客人

說話溫文有禮,做事慢條斯理,

加上一條腿不太方便,

在Sunnyside的一切,都是慢慢地


店裡很少客滿,但總維持著一定的客流

來的人都是老顧客,

大家就這樣遵循著Sunnyside的節奏


Root有時候會在下午從辦公室溜過來,

點一杯咖啡,挑好一個小甜點

坐在一進門最角落的位置,背對著外面的人行道

處理文件,又或者看看文章

外面的世界太快,

彷彿只有這個地方可以讓Root暫時Unplug

好吧,也不是完全unplug...


有時櫃台沒客人的時候, Harold也會走到窗邊跟Root招呼兩句

聊聊書,聊聊天氣


"Hi Ms. Groves, 今天好嗎?"老紳士Harold微微笑著


"Hi Harry, 一切都好呀" Root一邊闔上了正在看的醫院併購的案子


"喜歡今天的Cheesecake嗎?" Harold問著,他總是這樣關心著客戶的評價


"喜歡呀,要不是你太低調,Junior's Cheesecake才不會紅成這樣呢,要不要我幫你在Yelp上寫些評論呀?"Root打趣地問著


"不不不,千萬不要,這樣我已經忙得剛剛好了,再多,我就招呼不來了"Harold笑了笑,準備往下一桌走去

"不過, Harry,今天的Cheesecake吃起了有些不一樣呢,內層還是一樣像是嫩豆腐一樣,但表面卻比平常焦褐了點,還是一樣好吃,但說不上來地跟平常不一樣,你改變了配方嗎?"Root好奇地問著


"呵呵,Ms Groves果然是常客,配方沒有不同,只不過,今天的蛋糕不是我烤的,是我女兒Sameen烤的,還好你還滿意~"Harold瞇起眼睛帶著滿足的樣子


"喔?你還有個女兒呀?怎麼都沒聽你提過?"Root又問著


"是呀,在外面漂流了幾年,終於想到回家來幫忙了..." Harold似乎想起了什麼,略帶深意的樣子...


"不錯呀,這樣就換你能輕鬆一些了"Root甜甜地微笑回應



在Root的工作裡,她總是在計算,在分析

每個問題都有用意,

都能解讀出背後的訊息跟含意


但Harold是少數她能夠純粹聊天,關心的對象

Sunnyside是她在Manhattan的Oasis

她,

也即將遇上了那個她。

Generation Beziehungsunfähig (愛無能-1)

我叫做Samantha Groves, 圈內人都叫我Root

今年約莫35歲

但我的興趣,絕對不是在家烘培,做餅乾,烤點心

我的圈子,不是金融圈,不是娛樂圈,不是政治圈

雖然說,我都有涉略

簡單來說,我是一個策略顧問, strategist, 

Thornhill Strategy Consulting Firm是我公司的名字

而Zoe Morgan 是我的合夥人


我服務的對象呢 

包含了500大公司的領導圈,聯合國的各國大使,醫院,或是私人

基本上,只要你付得了該付的價錢,

我便會提供服務,

但我不喜歡出外勤,因為出外勤很累

大部分我都是在辦公室裡,

聽人講話,跟人講話,或是閱讀,思考跟觀察


我很擅長找出loophole,在盤根錯節的利害關係中

運用系統的漏洞,人性的弱點

幫助我的客戶達到他們想要的目標跟結果

企業併購,該怎麼談出好的deal

又或者政治醜聞,該怎麼damage control

甚至小到離婚官司,怎樣可以偷吃被抓又離得清爽


我不是什麼聖人,你付得起價錢

我們就可以談一談

你可以談完自己去解決

也可以讓我去幫你談

當然,我不喜歡外勤拋頭露臉,所以價錢會更高

所以,外勤通常是我的合夥人Zoe負責處理的


我住在曼哈頓裡

就是大樓門口會寫 Private property不給路人經過的那種

Doorman是必須

而且他們會穿著制服帶著帽子

有個人會專門幫你推旋轉門

雖然不用電動門是節省能源,但專人推旋轉門...

我真不懂...這用意何在.... 


我沒甚麼嗜好,住在大樓的頂層,又是樓中樓

每天晚上總是喝著Sparkling water, 

看著落地窗外的曼哈頓夜景,看看書,聽著爵士樂


我長得挺好看的,

身材高挑,一頭褐色波浪長髮,

我最滿意的是我的鼻尖

外貌跟身形的優勢

我基本上,穿什麼都很好看

只要我願意,我可以跟任何人交談

用他們的語言,用他們能理解的方式來交談

所以,只要我願意

我總是能讓人喜歡上我 





我是個愛無能。



TBC

============================

Well,這又是一個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故事^^"

只能力求不拖戲了!!

Austin Bombings (不是文,可跳出)

三月以來,已經四起爆炸在那座城市

我曾經很愛的那個人,現在住的城市


在美國,槍擊,爆炸似乎是稀鬆平常

但一連四起,終於引起我的興趣點進去一看

還真的就在她生活的週遭

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但還是點進去看死亡名單

也許這就是生活在美國無可奈何的日常吧


我完全可以想像她焦慮到神經兮兮的樣子

那她呢?

紐約被攻擊的如家常便飯,

她會這樣被新聞吸引住腳步嗎?


呵呵,我想不會的~

不過,whatever, 沒事就好。


Call me by your name (3)

# Well, 就是那部電影...所以我只是複製貼上Root and Shaw

# 完全沒有歷史考據的背景唷!

#我個人私心想寫個不是大家想要的結局,想說讀者不多,我自娛

#但想到肖根沒能盼到善終,看看要不要寫兩個結局好了@@

==============================


在Bear的狗掌搭起了友誼橋梁之後

Samantha跟Shaw的關係開始有了些微的改變


用餐的時候,

Finch, Grace, Samantha, Shaw圍坐在庭院中的方桌

Shaw不再對Samantha針鋒相對

反倒沉默但偶爾嘴角帶著微笑地聽著父母與Samantha之間的談話



Samantha的一顰一笑,會笑的眼睛,輕輕甜甜的笑聲

有時,Shaw趴在自己的書桌上,遙望窗外,

腦中回味的,就是這些



又有時,Samantha跟Shaw會在庭院中的躺椅各據一角

各自靜靜地看著自己的書,一邊曬著太陽

德州的大女孩有時會把書闔在臉上,或者放在胸前的睡著了

Shaw則總是戴著太陽眼鏡,也許是太陽太大

又也許是為了遮掩自己總往Samantha身上打轉的炙熱眼神

闔上的雙眼,鼻尖,臉頰,雙脣

胸前隨著呼吸的小小起伏

還有雪白的雙腿,左腳輕倚在右足踝上

順著小腿的角度一路往熱褲下,

雙腿遮蓋住,讓人看不清又想深入一探究竟的區域...


17歲的Shaw,不懂那是什麼,

只覺得有種能量或是慾望源源不絕地驅動著自己



某天下午,在Samantha外出辦事之後, 

Shaw鼓起勇氣,躡手躡腳地走進了原本屬於自己的,

但現在是Samantha的房間

原本的有条不紊,現在是Samantha半開的行李箱

散亂在椅子上的T-shirt, 薄紗上衣, 襯衫...


Shaw有些無可奈何地吐了口氣,

但一轉頭,望見了Samantha掛在床頭的熱褲...

Shaw想起了Samantha那讓人看不清又想深入一探究竟的神秘...



接著,Shaw小心翼翼地走到床邊,

拿起了床頭那曾經跟Samantha的神秘,親密接觸過的熱褲, 

用自己的臉頰摩襯

"這是Samantha的味道嗎?" Shaw閉上眼感受著



下一刻,Shaw俯臥在Samantha躺過的床上,

將Samantha的熱褲蒙住了自己的頭

雙手交疊在自己的下身起伏摩襯著.........


在一股熱流之中,迎來一陣酥麻的舒暢感....



TBC-




Call me by your name (2)

# Well, 就是那部電影...所以我只是複製貼上Root and Shaw

# 完全沒有歷史考據的背景唷!

#我剛好今天心血來潮

#如果不小心毀了這部電影⋯也只能說😅😅😅

#但沒人鼓勵我的話,我就直接休息了LOL

=========================================


隔天一早,

Shaw在房間的書桌前發呆著,

讓陽光曬在自己臉上暖暖的,某種炙熱慢慢充滿自己身體的感覺緩緩升起

什麼也沒在想

這是她最喜歡的夏日活動之一



但,也不全然是什麼都沒在想...

她想起剛剛早餐時刻,那個德州人....

在餐桌上,一連笨拙地敲壞了四個水煮蛋,

還把蛋黃弄得餐桌都是...沒禮貌又不自知....



"Sameen~~~~" Finch在樓下叫著...


"知道了....." Shaw又無奈地闔上了書...往樓下走去...

她今天要帶那個德州人到Manhattan的銀行開戶...

嘆了口氣,又翻了下白眼...."到底是有多少錢要存呀?"



一路上, Shaw的腳步從來沒顧慮過Samantha是個第一次來紐約的外地人,

心想,甩掉她最好~


"喂~Sameen, 妳走太快了啦~等等我腳痛,妳會背我嗎?"

Shaw不發一語,回頭挑眉看了下Samantha,

這一看,反而讓Samantha發出了像銀鈴一般的輕笑聲..."妳終於肯理我了呀?"


Shaw還是沒有說話,但終於放慢了腳步...


"Sweetie, 妳不喜歡說話是嗎?" 


Shaw只覺得...怎麼有這種不會看人臉色的人...

 


一直到了搭上往Staten Island通往Manhattan的渡船上,

這自言自語嘰嘰喳喳的Samantha才終於停歇了下來



戴著太陽眼鏡,靠著船艙的Shaw不自覺地偷偷注視著

那個倚著船欄遠眺自由女神像的Samantha...



風吹亂著她的褐色捲髮,而捲髮又吹拂過她的臉龐

望著她的側臉, Shaw想起了自己的人體圖鑑...

那突出的鼻梁,真的是,很....精緻....


才怪!鼻子長那麼挺幹嘛? 

Shaw發現了自己的想法,趕忙在內心趕快修正


接著又望向了她的雙唇...

原來她不嘰嘰喳喳的時候,是長這個樣子的呀



突然Samantha在她一個不留神的時候轉了過頭,微笑著對Shaw說

"妳也喜歡這樣在渡輪上遠眺著自由女神嗎?"


像是偷看被逮到一樣,Shaw一邊假裝鎮定按耐住自己的心虛..

咳了咳,壓低聲音,裝酷地說 "什麼?" 

假裝自己完全沒有注意到Samanatha一樣...


"我說,妳也喜歡這樣望著自由女神嗎?"

雖然戴著太陽眼鏡,但Samanatha臉上的微笑,漾起了更大的角度


"也許吧?我不知道我是望著她呢,還是單純曬著太陽"這是Shaw第一次對Samantha卸下心房,有真正意義的回話


回程的路上,雖然大多都是Samantha的單向對話,

但Shaw不再只有給她冷臉,偶爾有些簡單的應答...


"好吧,這個德州人,除了沒禮貌一點之外,也不這麼全然令人難受" 

Shaw一邊聽著Samantha像是永遠不會停的自問自答,一邊在心理這樣默默想著



一進家門, Bear這個 traitor 竟然先跑向了Samantha...


"Who is the good boy?" Samantha蹲下pet著Bear的頭,惹的Bear更是興奮地亂吠...


看了看自家的小叛徒...Shaw深吸一口氣...

有些不安地將手伸向Samantha..."Hey...truce?"



這突然的友善,

反倒讓正在逗弄Bear的Samantha有些反應不及,又或者不知所措...


在慢了兩拍之後,才伸出了Bear的手握向了Shaw...


還有金黃色夕陽映照在她臉上,如水波微微盪漾開的微笑


"Whatever?"

Shaw心想,一邊握著Samantha友誼狗掌的同時,也不自覺地挑起了一邊嘴角,微笑回應


Call me by your name (1)

# Well, 就是那部電影...所以我只是複製貼上Root and Shaw

# 完全沒有歷史考據的背景唷!

========================================

1983, Summer, New York. 


" Sameen, 房間收好了沒?等等客人就要來囉!Grace在樓下喊著樓上的女兒

"知道了啦~"Shaw一點不耐煩地對樓下的媽媽回著,又小小聲的補了句"入侵者!"


Harold Finch是哥倫比亞大學計算機系有名的教授,每年都會招待一名博士生到自家在Staten Island上的住所進行六周的訪問交流。

太太Grace是個畫家,溫柔婉約,又將家裡打理的好好的


而17歲的Shaw, 則是兩人收養的女兒,從小就生活在一起,

計算機的天賦沒有......繪畫的興趣也不大...

成天就是靜靜地抱著吉他,或是K著人體解剖學


但,不管Shaw想成為個音樂家或是女醫生, 

Finch夫婦對於這唯一的女兒,只有百分之百的支持。



噗噗噗噗~

不一會兒,樓下庭院傳來了汽車的聲音

"Sameen~~" Grace又喊著

"知道了..."Shaw心裡不甘不願地想著..."要見客了..."



"Sameen, 這位是Samantha, 從德州大學過來交換的博士生,才22歲,就已經在計算機研究上有很多驚人的演算了唷" Finch語氣略帶興奮的介紹著眼前這位優秀的學生. "Samantha, 這是我的女兒,Sameen" 


"Hi Sameen" Samantha微笑地伸出了手,說話的聲音甜甜軟軟的,一點都不像是德州的南方口音

"叫我Shaw就好了, Sameen是dad and mom叫的"Shaw沒要領情,只想劃清彼此的界線

"Samantha, 別見怪, Sameen這孩子比較怕生,慢慢熟了就好了~Sameen,還不趕快幫Samantha把行李搬上去?" Grace看自家孩子這冷冰冰的樣子,趕忙在Finch生氣前打圓場


"那就麻煩妳了唷, Sameen~" Samantha 完全沒把Shaw的死魚臉放心上,還特意在語尾拉上了尾音


看在Finch 跟Grace還在面前的份上...Shaw只有翻著白眼...吞下這口氣...提起行李..."跟我走"


Samantha對Finch夫婦微笑點點頭,便跟著Shaw的腳步一起往樓上走,得體有禮的模樣,在Finch夫婦心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一上樓進房,在Shaw剛把行李放下的同時, Samantha已經跳上床躺平了,

等Shaw一回過身想介紹一下房間的時候, Samantha已經進入沉睡...


"缺~"不是很可人的模樣嗎?Shaw看了看Samantha連鞋也沒脫就臥倒的模樣,跟剛剛的彬彬有禮...還真判若兩人呀,一邊翻著自己的招牌白眼,一邊帶上了門...




不一會兒,樓下的僕人邀著鈴鐺通知著晚飯已經準備好了~


Shaw帶著自己的愛犬Bear走進本來是自己的房間"喂~吃飯了"


床上的Samantha一動也不動的像是沒有活著一樣...


Shaw賊笑了一下,蹲下在Bear耳邊說, " 吠她!!"


Bear開心地舔了舔Shaw的手,接著跑到Samantha床邊,開開心心地舔著她的臉....


Samantha被Bear舔的睡眼惺忪地微微張開了雙眼,又一邊pet著Bear的狗脖子, 這一摸,讓Bear跟她又更親暱了一點


Shaw翻著白眼說著"吃飯了"


"不好意思,麻煩你跟Finch and Grace說,我真的太累,只能pass這個晚餐了"話一說完, Samantha 又把頭埋回了枕頭裡


Shaw無奈地關上了房門,一邊捏著Bear的頭" traitor!!"



餐桌上, Finch and Grace倆表示理解Samantha從德州到紐約大老遠的車程,

只有Shaw小聲碎念著,一點禮貌都沒有的好優秀...



" traitor!!"Shaw 瞇起眼睛瞪著Bear...


"嗚..."Bear被這一蹬覺得無辜地垂下了尾巴...






Shall We? (3)

#奇怪,我明明記得我寫了3

#洞挖太多,偶然看到,補一下好了

#怎麼寫都是醫院

#我這人太無趣了


-------------------------------------------------------------------

救護車通道已經送來了第一個病人...


35歲女性,小客車駕駛

多重出血,大腿創處做了加壓止血的簡單處理

因為出血過多, 路途中心跳停止兩次,

到院前一分鐘又停了


EMT 一邊進行著CPR 一邊跟來接手的Shaw 做簡報


"好,我知道了" Shaw跳上了病人身上 迅速地進行著CPR


這時, Dr. Groves也來了, 一邊將一頭褐髮盤進手術帽裡, 一邊指揮著

"OR2, 兩袋whole blood, 兩袋冷凍血漿,還有你們兩個過來"

指揮著旁邊的住院醫師,跟實習醫師,

領著頭,推著病人跟床上的Dr. Shaw一路穿過了急診,直接往樓上手術室衝去


Shaw聽到了 Root的聲音,

但頭也沒抬,還是持續著如教科書一般的心臟按壓



進了手術室,


Root很自然地接手了腹腔出血的部分,

而Shaw開始進行了下肢出血的止血跟血管修復



滴........滴..........滴.........


手術室裡的生命徵象儀規律地跳動著....



"Damn it, VT" 正當病人狀況似乎穩定下來的時候, Shaw 發現病人突然出現了致命性的心律不整


Root 馬上停下手上的脾臟切除手術, 用止血夾 夾住了血管


此時Shaw 已經接手了 旁邊inten 遞過來的電擊器

"Charge 200"

"Clear"


"Charge 300"

"Clear"


滴......滴.......滴.......


病人心跳回復規律的那一刻, 

Root又鬆開了止血夾,繼續完成剛剛進行一半的脾臟移除



在Root移除了脾臟,止住了肝臟與腹部的出血,進行腹腔縫合的同時,

另外一頭的Shaw也止住了下肢股動脈的大出血



病人的生命徵象終於穩定了下來........



而在樓上手術觀察室裡的Hanna, 

把這手術的一切靜靜地看在眼裡...



"把病人送去ICU, 密切觀察她的尿液輸出,剛剛的大出血有造成急性腎衰竭的可能......blah blah blah..." Shaw 眼看手術進行得差不多了,自行交代起了術後的注意事項


一旁的住院醫師, Joe看看Root, 又看看Shaw,有點不知所措,雖然眼前這個小個子醫生看起來很厲害,專業度沒問題,但根本不知道她是何方神聖,而且Dr. Groves也在現在...自己好像不應該聽從這個小個子醫生的指揮.....


"Joe, 你聽到Dr. Shaw說的了,就照她說的做吧"看出Joe的疑惑, Root的示意,讓Joe點了點頭


Shaw挑了眉看了兩人一眼,"Whatever"就自顧自地解開了手術袍,走出了OR


Shaw一邊扭動肩頸,一邊洗手的同時,耳邊傳來了Root的聲音

"Hey Shaw, welcome back"

Shaw不用轉過頭,都可以想像出Root現在微笑的眼睛...

有些遲疑了一秒

"Hi Root"



3年的分離,好像沒有改變什麼, 

Root and Shaw的配合依然是這麼天衣無縫般的流暢



除了......



"Sam, well done" Hanna推開了手術室的推門走了進來,對Root微笑著

"Hanna" Root也對她回以一個甜甜的微笑

"走吧,別忘了我們等等跟董事會有晚餐要吃,不用擔心,其他的病人都被cover了"Hanna對Shaw點了點頭,一邊勾著Root的左手,一邊將她帶出手術室


Root又是對Hanna笑了笑, 她總是能把事情安排得服服貼貼...伸出自己的右手按住了Hanna勾住自己的手 "hmm, 走吧"

走前不忘又別過頭, "Nice to have you here, Shaw"



隨著Root聲音漸漸轉小的同時

只剩下面無表情的Shaw仍站在原地,

還有水龍頭刷刷的流水聲....


======================================

#突然靈感來寫的,如有bug敬請見諒~


My note

離開你 為了成為我自己


終於到了這如同地縛靈升天的一刻了


曾經 為了成為我自己 我許下心願 我願意放下你


那時 是一種不得已的痛


但此刻 只有一種順暢的流動感


別了 我想 是時候了 我曾經深愛的你




---------------------

感情 感覺 這種東西就是這樣

過了就是過了 

為賦新辭強說愁 也演不出來了


真的是 一念之間呀~


糗!沒靈感寫文了LOL oops!